温温温小姐

因为一个人,爱上一座城。

       《第二章》
       是日,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。
 
        凌远家里。
        周六,不用上班的林念初百无聊赖的躺在沙发上抱着一本书。突然响起“我用尽一生吟咏上邪……”,她顺手拿起桌上的手机,“妈妈啊,他在加班呢,好吧,那你们晚上等我们吧”。挂了电话,原来是林母让女儿女婿周末晚上回家吃饭。
        念初若有所思的把手机摆弄着,在手里转了转,叹了口气,找到通讯录拨了“凌远”的号码,说道:“你在忙吗?我妈说让我们晚上一起回家吃饭唉”,边打趣撅嘴道:“领导大人可有时间?”出人意外的凌远笑道回答:“好,我六点准时回去”。挂了电话,念初脸上洋溢着如孩童般天真烂漫的笑容。或许,正是这笑,是霸道固执的凌远心中一切柔软与平和的基点。

       第一医院,院长办公室。
       凌远坐在办公桌前,手指飞快的嗒嗒嗒敲着键盘,依旧的忙碌着。作为院长,他事无巨细;作为肝脏外科最出色的专家,他尽其全能;作为医改先驱者,他竭尽全力,一往无前;而作为丈夫,他一直在努力……窗外天色渐渐暗下来,本就俊美绝伦的青年,专注如一,与黄昏交相辉映,显得让人更沉醉。更透露着一种坚定,一种傲气。
       凌远看了下表,快六点了,他收拾了桌上的文件,又去普外科办公室特意提醒了值班医生,要格外注意今天刚做完手术的那位患者,密切监测。随后,便开车回家了,接了念初,一起往林父林母家赶去。

       车上。
       凌远开车,念初坐副驾驶座上。
林念初手上拿着手机,头转向凌远,抿着嘴微笑。凌远被她一看,就瞪大眼睛,皱起眉:怎么?这样看着我。林念初甩过头带着一股娇嗔,笑笑说,:没什么。我还不能看你了?我很意外唉,日理万机的凌院长居然有时间陪我回娘家。还有啊,你都多久周末没休息了,你注意身体啊!唉╯▂╰,我跟你说又不听。
凌远依旧是露出他那独有的一字笑,不说话。一路上,念初在刷朋友圈,夫妻两个就这样,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。

       林父林母家。
       四人在饭桌上愉快的津津乐道。林父林母都是商人,现在都已退休,将公司交给儿子林念诚(随便起的)打理,二人便在家享天伦之乐。而他们对凌远这个女婿,特别是林父,可满意了。凌远在第一医院改革的事早已是满城风雨。
       林父边吃边似不经意问:“你们那个项目审核的怎么样了?”
       凌远似是满脸骄傲的回答:“这个在卫生部和一些合作伙伴的共同努力下,已经审核通过了,而且我相信……”是的,这是他努力的成果,这是值得让他一生骄傲的事业。
       突然,铃声响起,凌远接起:“喂!――好,――我马上到”接着放下筷子抓起外套并说:“爸妈,念初,医院有个急诊,他们处理不来,我得先回去一趟。”
      林母:“小远啊,你还没吃多少呢!”
      凌远边出门边说:“没事,妈,我已经饱了。”又转头对念初“一会儿你准备回去的话,给我电话,我来接你,车我先开走了啊。”
       念初神情无奈地说“没事没事,你不用管我,先走吧!”林父又嘱咐了凌远,让他开车小心。


(写的不好,卡了,想多些表现凌远的改革,可是词穷。😂
想给院长一个体贴的老婆,让他一个人走的路,路上能鲜花盛开,伊人丛中笑。)








《第一章》
新城第一医院。
凌远,一个青年天才院长,用着各种不被人们所理解的坚持与手段,锐意改革,虽引来漫天非议,但终不改实现自己心中的医改梦想,争取为这个行业创造良性运行的环境,为同事实现最大的公平与依靠的后盾。

一路走来,凌远努力拉取民营资本创建杏林分部,凌远贬了身在其位却无法胜任其职的江老师,破格录用了投资商郁青的并不优秀的女儿郁宁馨,因钱小玉事件同意了廖克难辞去妇产科主任职务。随后,又因为在大抢救中唐萍公公的刺激,廖老师心梗发作去世,更是把凌远推上了风口浪尖,成了众人眼中的不讲情面,更有李睿所言的“为了利益牺牲一切,越来越像一个商人”,攸攸之口难平。

新城某广告公司。
林念初,毕业于某传媒大学,工作上努力,踏实,默默的付出与坚持让她成为一名优秀的传媒工作者――创意总监。善良活泼的她与同事们相处愉快,虽是年轻领导,但实力却让众人心服口服。与安迪、樊胜美、Shirley杨是多年闺密。

(文笔不好,只是脑洞大开,随便写写。不好的地方大家多指教,一定虚心接受。)
前言……
靳东――凌远
李佳――林念初
刘涛――安迪
蒋欣――樊胜美
陈乔恩――Shirley杨
本人是到爱的剧粉,靳东哥哥的迷妹。脑洞大开,加上几个自己喜欢的女演员。于是于是……就这样:
假如林念初不是儿科医生,而是某一著名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~
就如林、安、樊、杨在同一时空,是高山流水、无话不说的闺密~
其他人基本维持到爱里的角色。

我想看东哥佳姐的文。。。到爱的距离。。。